那抹藍似乎天生便帶著墨香被深深的揉進瓷白的肌膚裏,遠看透著典雅和高貴,近觀是一種端然的溫婉之氣。青花的嫵媚是藏不住的,雖然它永遠一副清淡安靜的模樣,但那風韻,輕輕一亮相,那透明的清涼,低調的雅韻,便即潛入心底,如此芳華絕代,又靜如處子,只一眼,再難舍它的風華。

初次與吳禮新交流,便感覺一種濃濃的書卷氣,像極了他做的青花瓷蘊含的禪意,一顆素心溫潤平淡,卻又卓而不群;再看他的作品,現代和傳統的風韻、典雅與古意的契合,絲絲雅韻在由繁至簡的泥與火的藝術結合中延續,透過他的手呈現出了內在的生命,那青花的乾淨和光芒讓人臣服!

有人說,人活到極致一定是素和簡,在我看吳禮新作品的大美,也一樣是素而淨,內涵卻是厚重和飽滿,吳禮新的青花瓷作品,寄情於花草鳥雀,構圖素簡,對比呼應明快又不失嚴謹,濃淡相宜,層次極有力度,那鳥雀的歡鳴,像一個個生動的故事,又如吸取了大自然的靈氣,意像讓人動心動情。

沒有任何繁雜的紋飾,也沒有複雜的技法,這是吳禮新作品的精髓,看這件作品,在素白的瓷面上,兩只青鳥仰頭歡叫,姿態靈動,野趣十足,構圖用墨極簡,沒有刻意的雕琢,留著的空白耐人尋味,神韻已在青花外。

再看他瓷板畫的意韻更是深遠幽美,只一尊瓶,一束盛開的花,而我仿佛已透過那瓷板,捧起它,嗅到一園的春色及花香。不得不佩服這一筆筆的勾勒與描繪,就讓這素白的瓷器有了鮮活的生命!

吳禮新五年級的時候隨父親轉業來到景德鎮,受環境的影響從小便對陶瓷是怎麼燒成的有了一定瞭解,後來大學也就自然選擇了陶瓷專業,研究生畢業後在陶大做了陶瓷設計的專業老師,與陶瓷一生的緣分就此註定。

作為學院派風格的吳禮新個人涉獵比較廣泛,但他認為景德鎮在民間有很多優秀的藝人,他們把傳統陶瓷藝術原滋原味的傳承的相當好,這種非物質文化的工藝絕對不能丟。

真正的藝術家將創新和突破作為一種樂趣,他們最怕的就是重複,近幾年,吳禮新一直專注對青花的創作,在傳承青花基本的工藝之外,他不斷的將新的理念和個人想法的融入到作品中,賦予傳統陶瓷於現代感,使得青花陶瓷更多元化和具有不同的審美情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