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電爐裡,我說,看到了沒,烤鴨再烤,越烤越好,於是,那烤鴨果然很好,它猶如經歷了一場車禍,一身黑得油亮,我笑了,把手揮揮表示嘲笑,卻不經意間,鴨翅膀被我揮斷,我一個恍然回頭,發現,我已沒有了手。

空手,懸空,空氣蔓延,落落的流水戀落花麼Pretty renew 呃人

我不知道。

後來,我尋來了一池的紅色染液,對著它看著自己爬滿了歲月的容顏,當我的頭浸入那紅水中時,我發現臉上的歲月經歷了一場車禍,忽然改變!

我更不明白了,為什麼時世如此難以掌握。

漸漸的,額頭的皺紋開花一朵,紅色的,又是一場車禍留下的,我知道。

但,在頹思時,那額頭一朵紅花忽然糾結出一個綠色的果子,然後,爬滿了我的黑髮,然後,我的頭徹底成了黑綠青春的顏色,我很歡喜,我說,啊,終於不需要經歷一場車禍,讓自己碎骨脆血了。

你遇見了我,喜歡我那綠色的怪異頭髮,你說,如果有一天你的果子真正成熟,我可以吃它麼?

我說,隨便你,你開心就行公司設立

你問,你怎麼手丟了,你怎麼一臉受傷的紅?

我說,在遇見你之前,我幾乎每天泛紅。

你問,為什麼?

我說,沒為什麼。

其實,是我不想說,也沒必要說,因為日子本就是場車禍,誰都要經歷受傷,然後癒合,然後再用日子來彌補傷口。

後來,果然了,我黑髮中的果子終於成熟了,你笑了,接著,順手去摘了下來,就象愛情,順著愛就是愛,不愛就是不愛!

忽然,我發現,我發處的額頭有紅色的液體在流,接著流過我的眉毛,眼睛,鼻子,還有我的嘴唇,我啞然了,你更啞然了,嚇得跑開了。

我終於明白了,原來紅花依然是紅花,怎會是綠果?

就象,愛情註定也要經歷車禍,然後癒合,用日子來彌補傷口A霸數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