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,我高考失利,到鄰縣一所中學去複讀。學校周圍,住一些人家,小門小院,家家門前長花長草,還有一些泡桐樹。高大得很,枝葉兒疏疏密密地掩了人家的房。四五月的時候,泡桐樹開花,一樹一樹淡紫的花,環繞在房子上方,像給房子戴上了花冠。我喜歡在清晨,捧了書,跑到那些樹下讀。那個時候,我也成了大自然中的一個,我忘了鄉下孩子的自卑,我變得很快樂。

       我曾如此純美地開過花  就在無數個清晨之後,我遇到了那個男孩。他穿一身白色運動衣,在練退步走,黑髮飛揚,朝氣蓬勃。我當時正捧著書,他笑著跟我點點頭,又繼續他的跑步安利

  我只覺得眼前有陽光在飛。那個笑容,從此印入我腦海中,揮之不去。這以後,我在清晨讀書時,開始有所期待,每天聽著他的跑步聲臨近,又聽著他的跑步聲遠去,心裡有頭小鹿在跳。

  後來在學校,人群裡相遇,他顯然認出了我,隔著一些人,他遞給我一個笑,熟稔的,綿長的,有某種默許似的。我的臉,無端地紅了,也還他一個笑。除了笑一笑外,我們沒說過一句話安利

  夢裡開始晃著一個影子,很多的時候,並看不真切,像遠遠開著的一樹花,一團粉,或一團白。我開始嫌自己不夠漂亮,對著鏡子,把清湯掛麵樣的頭髮,撥弄了又撥弄。母親納的布鞋,母親縫的土布衣,多麼讓我難過!我變得很憂傷。那些捉不住的憂傷,霧嵐般的,淡淡地飄在我的日子裡。

  泡桐花落盡的時候,我要回我家鄉的學校參加高考。走的那天清晨,我依然在學校門前的路上晨讀,那個男孩,也依然來晨跑,穿一身白色運動衣。他跑過我身邊時,放慢腳步,送我一個笑,又漸漸加了速跑遠。望著他的背影,我的疼痛,被瞬間擊中,我在那個清晨,流下眼淚。我很想很想對他說一聲再見,但最終什麼也沒說安利

  其實人的一生所經歷的,並非只有轟轟烈烈才成記憶。在泡桐花盛開的時節,我自然而然會想起他,我會癡癡發一回愣,而後微笑起來。我望見了我柔軟的青春,不後悔,不遺憾,因為我曾如此純美地開過花,對歲月,我充滿感恩。